默认搜索
当前位置:主页 > v88.txc6.us1 > 正文
  • 原标题:新骗术层出请绷紧兼职防骗那根弦
  • 日期:2019-03-23   点击: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未知   字体:[ ]

  传销组织者化身网络招工以高薪“钓鱼”、中介谎称非中介诱骗兼职赚取中介费、“挂机赚钱”等网络诱骗新招数层出不穷……“现招学生兼职人员数名、男女不限、待遇丰厚、工资日结、非中介……”校园里各种招工小广告满天飞。大一时,通过校园墙上张贴的兼职信息小广告,熊英给对方打电话,对方给了她一个公寓地址,要求她在指定时间面试,对方坚称“不是中介”。

  传销组织者化身网络招工以高薪“钓鱼”、中介谎称非中介诱骗兼职赚取中介费、“挂机赚钱”等网络诱骗新招数层出不穷……

  “现招学生兼职人员数名、男女不限、待遇丰厚、工资日结、非中介……”校园里各种招工小广告满天飞。

  暑期又到,不论是经济紧张打算补贴家用,还是想丰富阅历挣点零花钱,这个时期都是不少大中学生外出打工的最佳时间。于是,校园中开始出现各种兼职小广告,网上类似的招工信息更是多得让人眼花缭乱。殊不知,就在这片迷人的喧嚣中,各种招工陷阱正躲在暗处等着伤人。

  18岁的杜彬(化名)是湖北省十堰市郧县青山镇人,今年高中毕业。马上要上大学了,杜彬想着趁这个暑假挣点钱,到大学养活自己,遂准备外出打工。

  杜彬不知道如何找到既保险又能来钱快的“活儿”,就开始在网上浏览相关信息,后看到一则“高薪招聘”广告:一个月能挣四五万元,一年能挣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钱。

  想着一个暑假下来能将大学学费挣足,杜彬将这样的“好事”告诉了表弟,17岁的魏军(化名)今年也刚高中毕业。6月中旬,两人收拾好行李,按照招聘信息里说的地址启程赶往临近的陕西汉中。

  “房内没床,地上凌乱地放着被褥和凉席,十几个人正坐在地上听一个人‘讲课’。”魏军说,其中一个“头目”还称“留下来就能挣钱”。

  魏军意识到,自己被骗进传销组织。但当时,自己与表哥的行李、身份证和手机都被对方扣住。

  次日,魏军以上厕所为借口,趁看守人不注意,一口气跑了几公里,辗转回到郧县,将此事告诉杜彬父亲。杜父多次拨打杜彬电话都联系不上,随即到郧县公安局青山派出所报警。7月4日,青山派出所教导员刘鹏飞和民警张万红带着杜彬父亲、魏军等人赶至汉中。

  7月5日,刘鹏飞找到这个传销窝点所在辖区派出所请求配合营救。民警蹲守几个小时后,破门而入,屋内有20余人,但没见到杜彬。该传销头目坚称不知情,僵持一个多小时后才道出原委,原来魏军逃跑后,传销头目担心杜彬逃离,便将他转移到另一窝点。随后,杜彬被警方救出。

  办案民警介绍,参与该传销组织的多是年轻人,其中不乏大学生,该传销组织一般先在网站、QQ群等招聘网站上发布虚假高薪招聘信息,将受害人诱骗到出租屋内后,采用威胁、恐吓和体罚等手段使其放弃逃跑。

  采访中,《法制日报》记者获悉,大学生兼职骗术层出不穷,随着旧骗术被识破,不法者又将目光移到网络上面,利用网络新形式布陷阱、行骗术,“挂机赚钱”的兼职信息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记者登录各种发布“挂机赚钱”信息的网页发现,吸引人们上当的方式不一而足:“轻松挂机月赚5000元,不是梦”、“无需任何投资,挂着就能赚钱”、“一天工作3到4小时,完全可轻松赚150元以上”。

  登录其中一个招聘“网站刷手”的挂机网页,记者以应聘者的身份同“兼职顾问”取得了联系。“兼职顾问”随后发来一个网址,该网址发布着讲解如何挂机、如何获取报酬、加入工作条件等详尽信息。

  该网页称,加入工作需有网银功能的银行卡或支付宝账号,并且其中必须有流动资金300元以上,这笔流动资金用于网上购买“刷单资金”。网页还载有“凡是收取任何押金,向你索要账号密码的类似项目,都是骗人的”等提示。

  “兼职顾问”还发来一张入职申请表,要求填写表格信息并提交。入职申请表所附的“合同签约”,要求申请者务必填写清楚银行账号和户名,以方便商家返还本金和佣金。

  当被问及银行账户资金安全如何保障时,“兼职顾问”表示,依据商城规定,商城客服介入,1000元消保店铺先行赔付,同时会退款且会处罚卖家,并且商城支持退货,就算卖家发货,也完全可以退货并退款,甚至还可以投诉。

  采访中,有“挂机赚钱”经历的大学生告诉记者,有些挂机软件首次使用要收取120元“手续费”,有的挂机兼职确实存在,但并非高收入,一天能挣几块钱就不错了,甚至有些挂机软件本质上就是能篡改网银支付信息的木马病毒。

  和大多数大学生一样,熊英想用课余时间做兼职赚取生活费,减轻家庭负担。然而,熊英总是被中介以各种借口要求交纳费用,3次被骗如出一辙。

  大一时,通过校园墙上张贴的兼职信息小广告,熊英给对方打电话,对方给了她一个公寓地址,要求她在指定时间面试,对方坚称“不是中介”。

  “到了他们指定的所谓工作地点,先让我填写了个人信息,然后进行了一个简单面试。”熊英回忆说,面试之后,对方以制作工作牌的工本费以及与各大超市联系的介绍费为由让交200块钱。

  熊英当时只带了50元现金,全交了。“他们告诉我,不会立刻安排工作,要等通知安排,还让我把剩下的钱补齐,但是他们再也没有联系过我。”她说。

  第一次找兼职未果,熊英又开始了第二次找兼职经历。和第一次一样,自称“非中介”的人员进行简单面试之后要她交200块钱费用。这一次,熊英多了一个心眼,问能否等找到工作发完工资以后再交费,被对方拒绝。

  和前两次的经历一样,第三次,中介同样打着“非中介”旗号要收取费用。在收到钱后,中介机构为熊英提供了一份在家乐福超市兼职推销的机会。

  “这些人当时告诉我,因与武汉很多超市有合作,只要在他们那里面试之后就可以直接去工作。”熊英告诉记者,她去报到后,家乐福工作人员说超市发布了招兼职信息,但是没与任何机构合作,所以还须通过超市面试后才行。

  大学生兼职供需旺季,兼职信息不仅仅出现在校园的广告牌和网络上,更有行骗人员直接去学校招兼职。武汉某高校大二女生黄娟就遭遇了这类骗术。

  “她说,工作是帮卖品牌洗发水,可以立即提货,没有卖出的部分可以退货。”黄娟说,当时对方说卖出去多少钱就可以赚多少钱,除去拿货的价格,剩下的部分全部归自己。

  黄娟想拿4箱洗发水,对方提出一个要求:先交纳1100元订金,否则不能拿货。在黄娟犹豫不决时,对方不停催促,并留下电话号码,最终黄娟将订金交给对方,但一直没能拿到货。

  “拨打对方电话,对方一开始说很忙,最后干脆再也无法接通。意识到被骗,报了警,但由于没有什么线索,不了了之。”黄娟说。

  责任编辑:王欣本文相关新闻网友评论[点击评论]热点图片查看更多美图